您所在的位置:SWRF首页 » 观点 » 周关东:应当加快本市废弃织物专项回收和资源化处置步伐

周关东:应当加快本市废弃织物专项回收和资源化处置步伐
录入时间:2012-08-23  /  点击数:2612

        废弃织物,是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改善和生活质量提高而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会不断大量产生的一种城乡生活垃圾。与其他生活垃圾相比,这一类废弃物相对“洁净”,容易分类拣出,回收利用价值较高;在资源化处置过程中,少有废水、废气、废渣和工业粉尘排放;对于上海这样的世界级超大型城市而言,是一座蕴含着“减碳”、“节能”、“绿色”环保价值和可观经济效益的可持续长久开发利用的城市“矿山”。

根据上海绿化市容管理部门提供的数据,目前本市日均生活垃圾清运总量达到2万吨,其中居民生活垃圾1.05万吨,其余则为社会场所垃圾。而在1.05万吨的居民生活垃圾中,废弃织物约占3%。按此推算,本市每年混合在居民生活垃圾中,被统一清运后作卫生填埋和焚烧处理的各类废弃织物,数量当在11万吨上下,相当于4吨卡车2.7万余车次的年运输量。

如果这些废弃织物能在源头上被分类拣出,回收其现有废弃清运总量的1/2,即可有效降低本市目前各类生活垃圾年废弃清运总量的0.75个百分点,为本市生活垃圾每年源头减量5%的目标作出实质性贡献,并可以同时有效减少因处置这些废弃织物而不得不投入的处置人力和物力、财力,有效减少因运输、填埋与焚烧处置这些废弃织物而必然会同时产生的“三废”污染和有毒有害物及大量温室气体排放。

按照本市有关业内人士介绍,废弃织物和居民闲置不用的四季衣物,包括鞋、包、被褥等,不分新旧程度,经收集整理后,除了可将其中符合救助标准的旧衣服提供给民政部门和慈善机构作济贫帮困之用外,其余的则可经分类、整理、消毒后作为原料,销售给江浙等邻近省市相关企业,作进一步开棉、开毛的纤维化处理。经这样初步分类、整理、消毒后的旧织物,每吨销价可根据不同质料,分别达到600元至1500元(化纤织物)、1500元至2500元(混纺织物)、3000元至5000元(纯棉织物)、1.3万元至3万元(纯毛织物)。而如果将上列旧织物的开棉、开毛工序放在上海,由本市有关企业就地进行开棉、开毛的纤维化处理后,以棉条、毛条形式销予邻省作棉纱、无纺布、路基布和橡塑产品原料,则价格可立即分别提升至每吨1200元至1800元、2300元至2800元、8000元至1.5万元、1.5万元至5万元,且整个回收、分类、整理、消毒和开棉、开毛、制条过程,无废水、废气、废渣和工业粉尘排放,能源消耗和人力投入低廉,符合本市生活垃圾和废弃物处置“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要求。

如果按照上述价格标准,以本市现有废弃织物清运、处置总量的1/41/23/4估算,加上居民和单位捐、交出的闲置衣物和旧校服、旧制服、旧工作服等各类织物的捐、交量,那么,这些废弃织物,无论是经初步分类、整理、消毒后售予外地作进一步纤维化处理的原料,还是在本市直接开棉、开毛进行纤维化处理后以棉条、毛条形式售予外地,其销售额均可以突破亿元、数亿元,乃至更多;所产生的环境效益、资源效益、直接经济效益和“物尽其用,珍惜民力,爱护环境”的宣传教育效益,将随着回收处理量的增加和回收处理工作的不断深化、细化而节节飚升;本市的废弃织物,将由此而成为名符其实的城市“金矿”和资源“宝藏”。

有鉴于此,我们完全有理由下决心加大加快本市废弃织物的专项回收和资源化处置的步伐,通过政府推动、政策扶持,迅速把这项工作摆上本市生活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置的重要日程。

然而,到目前为止,本市经批准有资质从事衣物用品回收、分类、整理综合利用的企业,仅有一家。这个名为“上海缘源实业有限公司”的民营企业,员工仅26人,厂房面积仅1300平方米。自2008年初成立以来,虽然也得到有关部门和有关方面的关心支持,但总体成长不快:(一)其虽然目前已经形成一个工班可以日处理10吨废弃织物的分类、整理能力,但是现在实际的日均处理量仅仅2吨,处于废弃织物缺乏来源,工厂开工不足的“饥饿”状态;(二)其虽然在有关方面的支持下,努力开展了废弃织物的交投、收集业务,但范围还仅限于闸北、虹口、杨浦、徐汇、黄浦、静安、浦东和松江、闵行、崇明等部分区县的个别街镇的少数居民区,目前投放的废弃织物专用收集箱体,总共仅200只,离全市203个街镇、3000余个老街坊和建制村、12000余个社区都安放废弃织物投交收集箱体,实现箱体投放全覆盖的理想目标,差距巨大;(三)其虽然在实际运作中,初步摸索形成了一套较为完整的箱体投放、动员收集、点验移交、款项支付、慈善捐赠和废弃织物的分类、整理、消毒、运销等操作程序与工作规范,但仍然缺少更为具体的政府指导、政策扶持和严格监管、有效保护,得不到国家和地方给予的奖励和优惠,成长壮大步履维艰。

这一企业所反映出的问题,说明我们对加大加快本市废弃织物专项回收和资源化处置工作的认识尚不到位,缺乏总体谋划和具体部署。为此,特提出以下建议,亟盼有关部门尽快研究解决:

一、在加紧调研、充分论证的基础上,确立“把废弃织物的专项回收和资源化处置,作为本市推进生活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工作的‘箭头’,予以率先重点突破”的指导思想。在保持、巩固和稳步推进本市生活垃圾“干、湿”分类试点工作的同时,及时召开由本市各区县和发展改革、市容绿化、民政、工商、财政税务、宣传舆论等部门以及工青妇等人民团体和有关慈善机构、志愿者组织参加的全市会议,部署在本市全面开展废弃织物专项回收和资源化处置工作;根据本市形成的废弃织物专项回收和资源化处置能力,有计划、按步骤地在全市各居民区和各大机关、院校和企事业单位,投放废弃织物专用收集箱体;争取用一至两年的时间,做到废弃织物专用收集箱体普及本市各街镇所有社区和各大机关、院校、企事业单位,废弃织物统一回收网络在本市实现全覆盖,使“废弃织物率先分拣,投入专用箱体”的观念和相应行动口号,深入人心,家喻户晓。

二、抓紧制定地方法规、政策、标准和实施办法。从一开始,即自觉主动抢占制度“高”点,从“顶”层设计出发,规范、监控好本市废弃织物专项回收和资源化处置的整个过程和各个环节,以防止一哄而起、盲目上马、各自为政、低质竞争和“有资质企业敌不过无资质‘马路游击队’”、“狮子老虎被虱子老鼠围攻”等劣胜优汰现象的发生;确保废弃织物的收集、点验、交接、捐赠及款项支付等各个环节均公开透明、可查可控,运输、分类、整理、消毒和自主开棉、开毛进行纤维化处理等各道工序均有标准,实现规范操作,接受严格监管;采取积极扶持、奖掖措施,推动回收网、产业链的有序形成和纵深发展;对回收、处置中形成的利税,按政策、法规所允许的最优惠办法征收,明确地方所得部分应全部用于本市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工作,同时保证原先用于这方面的财政拨款在原有基础上照给照拨、只增不减,并不得从上述地税增收部分中抵扣,以促进本市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和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工作形成自育自养、可持续健康发展的永续利税机制。

在上述立法定规的具体方式上,建议采取“第三方立法”办法。譬如,由政协出面邀集专家、学者和专业部门,起草制订有关法规、政策、标准和办法草案,作为政协建议,提交人大或政府通过后施行。

三、切实帮助有关企业解决目前发展中的具体问题。

(一)组织力量攻关,彻底解决废弃织物回收、分类、整理后的消毒处理,特别是寄生虫及其虫卵的灭杀问题,帮助企业从根本上扫除废弃织物回收利用中的卫生技术障碍。

(二)采取灵活办法,特事特办,突破本市现行产业政策的规定,允许有关企业对回收整理后的废弃织物,在本市就地开展 “仅发生物理变化,不发生化学变化”、“仅消耗少量电能,不生成排放废水、废气、废渣和粉尘”的开棉、开毛纤维化处理业务,制成具有更高附加值的棉毛条后再销往外地,以使企业获得更多利润空间而发展壮大,企业性质可实现由商贸型向生产加工型转变,进而有条件获得国家和地方所给予的优惠政策和扶持奖励。

(三)解决收运废弃织物专用车辆进入本市中心城区的通行限制问题。建议:本市绿化市容管理部门与有关企业合作,由企业出资买车,挂靠在该管理部门名下,作为该部门属下的生活垃圾专用清运车辆,从而可以在本市各中心城区无障碍通行,开展废弃织物收运业务

(四)帮助落实企业的进一步发展用地问题,使已获批准的用地指标,尽快落地。

四、在取得废弃织物专项回收和资源化处置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工作思路。积极考虑本市废弃玻璃及制成品和废弃硬塑料及制成品等类似的专项回收和资源化处置办法,以及与此相关联的“抽肥补瘦”、“以丰补欠”的厨余垃圾分类回收的资金投入和财政补贴机制。

在线捐赠
环境污染投诉
视频直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