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SWRF首页 » 观点 » 青草沙水库小知识

青草沙水库小知识
来源:百度百科  /  录入时间:2014-04-11  /  点击数:3399

一、青草沙水库简介

 

青草沙,是中国长江河口的一个冲积沙洲,位于长兴岛的西北方,属上海崇明县管辖,原名固定沙,1986定为现名。青草沙拥有大量优质淡水,200691,在中国工程院的倡议下,上海市政府决定将青草沙建设成为上海的水源地。青草沙总面积约70平方公里,位于长江口长兴岛以北,年均径流总量为4896亿立方米,是黄浦江的49倍。青草沙水源地位于长江口江心部位,不受陆域排污的干扰,水体水质属于一类至二类。水量丰富、水质优良,使青草沙成为上海市难得的优良水源地和城市供水的战略储备。

 

二、青草沙水库概况

 

10西湖

 

青草沙水源地工程将在长江口南支北港江心,通过建设标高8.5米、总长43公里的大堤,圈围60平方公里的水面,形成我国目前最大的江心水库。这个江心水库究竟有多大?上海青草沙原水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陆晓如形象地说:应该不会小于10杭州西湖青草沙水库庞大的体积,其本身就具有建设难点,其位于的长江入海口陈吉余曾感慨研究了一辈子仍未完全摸清楚脾气。专家认为,在如此复杂的河势下建水库,难度堪比三峡水库

 

719万立方米

 

青草沙水库建成后,最大有效库容5.53亿立方米,设计有效库容为4.35亿立方米。2010年供水规模达719万立方米/天,而黄浦江总的设计供水能力500万立方米/天。供水范围为杨浦虹口等上海10行政区全部区域及宝山普陀5个行政区部分地区,受益人口超过1000万人,其规模占全市原水供应总规模的50%以上。

 

68

 

根据观测,1994年以来,青草沙水域因干旱或咸潮入侵等自然灾害,连续不能取水天数一般一年不超过15天,最多时为38天。水库建成后,正常运行期间,水位一般在3米左右,有效蓄水量不少于3.87亿立方米,按2010年预计达到的供水规模719万立方米/天算,可保证连续50天不取水情况下的正常供水,足以抵御发生在长江口的自然灾害或突发性污染事故。如果按水库最大有效库容5.53亿立方米算,即使每天供水950万立方米,也能确保至少连续68天供应合格淡水。

 

9/

 

2009年,青草沙水库实现了龙口合龙。国内多名权威专家经数十次讨论。河海大学模型试验数据表明,当龙口合龙时,在最不利的水文、风力等施工条件下,龙口水流的瞬时流速可达9/秒,常规的水利工程,在流速3/秒的水流中施工是较为常规的,三峡水库大坝合龙时的瞬时流速也才7/秒。

 

   三、水库历史

 

1、无意插柳青草沙

 

干净水源何处寻,长江河口江中求。”86岁的著名河口海岸学家、中科院院士陈吉余至今记得,1991年,任职华东师范大学水资源研究组的他,最早提出了取水长江河口的论证报告。

 

促成陈教授这一提议的,是一场高温。19907月,上海刚入夏便遭遇连续高温,全市自来水日供水突破470万吨,创历史最高纪录。而且,黄浦江上游来水日趋枯竭,导致中下游污水上涌,自来水水质下降,部分地区居民反映自来水带有臭味。上海不得不求助苏浙两省,从太湖开闸放水,但因下泄流量有限,对各水厂取水口水质的改善并不明显,成为上海水源紧缺的一个警告。

 

青草沙原水工程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顾玉亮告诉记者,其时,上海自来水取水口已历经变迁,从最初的苏州河,到黄浦江中下游段,再到黄浦江上游临江段。但随着经济快速发展,黄浦江已不堪重负,每年的黑臭期呈增长趋势。同时,上游太湖水质也开始出现富营养化,上海饮用水的源头同样受到被污染的威胁。根据当时的报道,为了保证自来水的质量,水厂不得不采用重氯消毒杀菌,比过去的投放量要多4倍。

 

干净水源何处寻?顾玉亮介绍,上海中心城区供水系统水源不外乎有三:黄浦江、地下水、长江。地下深井水水质较好,但取水过多将影响城市地表沉降,而且,黄浦江水质为Ⅲ类到V类水,长江为II类水。

 

1991年,在市科协高级专家顾问委员会召开的引长江水缓解上海供水的多种构想预可行性评议会,包括陈吉余在内的数位专家都提出,到长江河口取水,这引起了当时主管城市建设和管理的副市长天增的注意。会后,在高顾委及各方面有识之士的呼吁下,河口江心筑水库的预可行性研究正式立题。

 

2、取水口瞄准江心

 

引长江水,岸边也可以,为何要跑到江心呢?

 

当时,宝钢已在长江岸边引水,陈行水库也已获批准,正在建设,但库容只能供应40万吨。如果另觅新址建库,就需要一段江岸和一个较宽的滩地。但从宝山区大陆岸线而言,已无可建的岸线。在浦东江岸,岸线也所剩无几。即使见缝插针建库,很有可能遭遇上游污水排放的问题。

 

上海边滩几无可用之地。怎么办?专家们提出到江心滩去筑库蓄水。既可取得优质水源,又有大片潮滩和潮汐通道可用。再考虑路程、管线和工程便利,长江三岛中距市区最近的长兴岛进入人们的视线。

 

两千年前,长江口从镇江扬州入海,历经变迁,,在长江口外伸过程中,潮涨潮落间,长江从上游挟带来的大量泥沙在河口附近形成沙洲和河坝,长兴岛是其中一个,它在清朝咸丰年间成岛,古称鸭窝沙,周围还有几个小沙岛:中央沙、青草沙、瑞丰沙等。仔细勘察此地地形,青草沙滩面较高,和长兴岛西端伸出沙嘴形成的高滩,遥相对峙。两者之间另有一马蹄形心滩,与青草沙、长兴岛三者围成一半封闭式水域,形势天成,易于施工,是建造水库的理想地点。

 

青草沙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记者问当年参与青草沙水源地论证的顾玉亮。这个名字,大概是当年进行围垦研究的工程人员取的。顾玉亮告诉记者,,相关部门曾考虑过把青草沙围涂造田,没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围涂造田变成了筑坝建水库。

 

3、摸清咸潮规律

 

200512月,市水务局组织国内9个相关学科的26位资深专家对青草沙水源地方案进行了评估论证。2006120日,扩大长江水资源开发,利用青草沙水源地……”被正式列入《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

 

从江心筑水库的设想提出到列入规划,青草沙水域的实测观察和基础性研究,进行了十多年。

 

最关键的突破,是我们把这一带水域的咸潮规律摸清楚了。顾玉亮告诉记者。所谓咸潮,是指海洋的高盐水团随潮汐向上推进,造成上游河道水体变咸。咸潮期间的水自然是不能喝的,因此咸潮持续的天数,以及能否避咸取淡,是决定青草沙能否建水库的关键。而整个长江河口三级分汊,四口入海的格局,又使江水的咸潮来去非常复杂,难以琢磨。

 

之前我们研究咸潮,用的都是人工观测法,一条船在江里呆半个月,拿到一批数据,但怎么说明一年、十年甚至更长时期的情况?顾玉亮说。1994年,上海在青草沙设立了第一座氯化物自动观测站———青草沙咸度站,到2005年,在长江口关键水域共布设了15座观测站。先后积累了上百万个盐度和水文水质原始数据。

 

研究表明,在咸潮入侵期,青草沙水域处于相对低盐度区,水库取水口选址北港上游,可供水量巨大,这保证了在咸潮来临之前,水库能有充足的时间储够足够的淡水。另外,青草沙以南的长江口中泓主流还是一个天然屏障,能够阻隔上海城市污水向北扩散,这客观上减轻了水库在枯水期或咸潮来临时蓄水的负担。陈吉余院士认为,就算万一出现连续不能取用合格水的天数超过预期,也能以黄浦江淡水解不时之需,两手准备,当无匮乏之虑。

 

四、水库意义

 

青草沙的开发适逢城市水危机:按现有供水规模,到2010年上海将每天缺水470万立方米。而且,上海被列为全国36个水质型缺水城市之一,更是联合国预测21世纪饮用水缺乏的世界六大城市之一。

 

青草沙由此被寄予厚望:其所处的长江水量充沛,占上海过境水资源总量的98.8%,水质在I类至II类,,每天可供水719万立方米,拥有第三个水源地,一举弥补用水缺口。

 

在线捐赠
环境污染投诉
视频直击